报告研究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报告研究 > 皮书选粹 > 正文

《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发布

  • 来源: 未知
  • 文章作者:未知
  • 发布时间:2018-06-08
  • 点击量:

2018年6月8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广州共同发布了首部《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本报告是国内首本以欧洲为研究区域的国际移民蓝皮书,由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移民研究中心(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与广东省民族宗教研究院)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欧洲移民危机管理研究团队”编写完成。除来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专家以外,本书还邀请了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以及法国和意大利高校的专家参与写作。

本书主题为欧洲难民与移民管理,分为主题报告、专题报告、国别与区域研究、附录四部分。主题报告侧重分析2016~2017年移民(难民)形势的发展状况及其特点,并综合考察和分析了欧盟和欧洲各国的难民管理经验,及难民危机对欧洲政治生态和欧盟成员国间关系的影响。专题报告分别从社会、经济、文化和外交等角度分析了移民和难民危机对欧洲的影响,特别是对社会安全、经济增长、媒体报道和外交合作的影响。国别与区域研究选择了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英国、波兰和北欧等国家和地区,具体介绍各国或地区的移民(难民)发展状况和管理经验。本书一方面致力于把握欧洲移民(难民)危机的新发展,另一方面致力于更广泛地讨论欧洲各国在难民危机中的管理策略、经验和成效。

《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指出:难民首次避难申请数总体呈下降趋势的同时,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不降反升。

2011年中东、北非变局后,特别是叙利亚连绵不断的战争,使大量难民通过正规或非正规途径进入欧洲寻求避难。2015年申请避难人数超过100万,成为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面临的“最严重的难民危机”。在这样的背景下,难民管理成为欧洲各国移民治理重点。2016~2017年,欧洲难民危机进一步发展,呈现新的变化和特点,难民治理策略和成效对欧盟和欧洲各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外交影响不断加剧。

蓝皮书指出,从移民(难民)到达国看,难民首次避难申请数总体呈下降趋势的同时,有些国家不降反升。就首次避难申请总数来看,从欧盟以外国家和地区进入欧盟28个成员国(包括英国)和4个相关国家(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的难民总数在下降。2015年欧盟28个国家接收的难民申请达到了顶峰,总计1322825人;2016年,难民申请总数年度下降4.68%,但也达到1260910人;2017年出现明显下降,全年共有649850人,下降48.5%。特别是匈牙利、奥地利、芬兰、瑞典、挪威等国家下降迅速,如匈牙利2015年首次避难申请人数为177135人,2016年为29430人,年度下降83.4%;2017年为3100人,下降89.5%。

在总量下降的同时,难民分布极不均匀,一些国家集中程度依然很高,如2016年、2017年德国、意大利、法国是申请避难人数最多的国家。其中,德国2016年和2017年度申请数分别为745155人、198255人,分别占欧盟(28国)的59%、30.5%;如果计算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三个国家的申请总数,2016年和2017年度分别占欧盟(28国)的76%、64%,已经占据了大部分。

相反,有一些国家虽然申请总数不大,但在欧洲总体难民申请呈下降趋势的时候在2016年和2017年不降反升,主要有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塞浦路斯、葡萄牙、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等国。例如,2016年希腊难民申请总数为51110人,较2015年(13205人)增长了287%;2017年有57020人,较2015年增长了332%。

《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指出:难民主要来源国未变,但西亚和非洲国家难民申请人数增加明显。

从难民的来源国看,主要来源国未变,但西亚和非洲国家难民申请人数增加明显。从欧洲统计局最新数据看,当前欧洲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三个国家。其中,2016年首次申请避难的叙利亚人数为334865,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27%;阿富汗人数为182970,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15%;伊拉克人数为127095,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10%。2017年,首次申请避难的叙利亚人数为105235,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16%;阿富汗人数为44960,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6.9%;伊拉克人数为48325,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7.4%。从数据看,三个国家首次申请避难人数总和,2016年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51%;而2017年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31%。

2016年和2017年,欧洲难民主要来源国的人数基本持平。但是,有几个非主要来源国,如阿尔巴尼亚和乌克兰等国的难民人数却明显下降。例如,阿尔巴尼亚难民占欧盟(28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的比重,从2015年的5%下降到了2016年的2%和2017年的3.4%,下降近一半。另外,来自西亚国家的难民数有明显增加,主要是伊朗、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其中,伊朗难民人数增加最为显著,从2015年的2.01%增长到2016年的3.28%和2017年的2.63%。非洲国家的难民数也有明显增加,特别是尼日利亚、几内亚、摩洛哥和科特迪瓦等国。其中,尼日利亚难民人数增加最为显著,自2015年的2%增长到2016年的3.79%和2017年的5.93%。

《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指出:难民危机使欧洲政治平衡被动摇,民粹主义抬头。

政治上看,英国脱欧、恐怖主义事件升级和欧洲民粹主义抬头都与该危机直接或间接相关。欧洲难民危机延续至今,除意大利地中海沿岸外,其他欧盟成员国难民进入数量有所减少。但是,此次危机对欧洲政治领域的深层影响并没有消退,矛盾也没有得到解决,对欧盟的发展仍然存在潜在威胁。

1.移民和难民潮动摇了欧盟政治平衡

首先,移民危机是欧盟成员国之间关系紧张的重要源头。其中的几个成员国,比如德国、希腊和意大利,抱怨其他欧洲国家不愿意分担收留难民的压力。其次,移民危机引起欧洲东西方的再次分化。曾属于苏联阵营的中欧和东欧国家拒绝欧盟委员会规定的难民分配制度。最后,对移民的恐惧表现在各国政党更替上,甚至国家脱欧。民众对接收一大批移民有一种恐惧感,使得许多英国选民投票支持英国脱离欧盟。

2.难民危机使民粹主义日益抬头,政党生态碎片化,传统大党式微

在是否接纳难民问题上,欧洲社会日益分裂,极大凸显出普通民众和政治精英阶层价值观之间的差异,并导致欧洲民粹主义盛行,政党生态碎片化,传统大党影响式微。

3.难民危机下恐怖袭击陡增,恐怖事件升级

欧洲恐怖主义袭击2017年频频发生,与难民潮有密切关系。由于恐怖分子多有难民和移民背景,更加大了普通民众对政府难民政策的不满。恐怖主义事件的升级,反过来造成民粹主义高涨,欧洲大选就是普通民众极端化思想的最好反映。2017年难民危机虽然有所缓解,但普通民众仍对难民有排斥情绪,右翼政党的极端民族主义得到很大比例中下阶层的支持。

4.难民危机促使欧盟与亚非国家深度合作

欧盟与亚洲国家合作,将偷渡难民推回。难民的涌入给欧洲造成巨大压力,2017年危机缓解的重要原因是欧盟与亚非国家的合作,土耳其为此难题的解决做出了很大贡献。欧盟与非洲国家合作,拉回偷渡难民。

《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指出:难民危机对欧洲国家经济社会治理模式带来强烈冲击,短期看冲击较大,长期看贡献积极。

从欧盟国家连续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与难民问题引发的后果角度分析,目前欧洲国家的民众正普遍对政府管理人口迁徙的能力失去信心,大范围的公共舆论开始对迁入移民持反对态度,极端的反移民观点也频繁出现在媒体辩论中。政府未能有效管控大规模的迁徙流,更加深公众对欧洲难民潮的恐惧。不过,从大多数国家经济飞速发展的历史经验,以及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收集的证据来看,人口迁徙对公共财政、经济发展以及劳动力市场都有积极的影响。移民对欧洲经济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短期内,欧洲移民大规模涌入增加了当地政府财政负担,可能拖累经济的恢复性增长

2010年以来,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相继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众多欧盟国家经济发展遭受重创,失业率居高不下。在这种宏观经济发展形势低迷的背景下,数以百万计难民的涌入势必带来很多经济与社会问题,对移民的妥善安置也需要相当一大笔财政开支,而这无异于拖累欧洲经济的恢复性增长。

2.中长期内,移民为欧洲国家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有助于缓解人口老龄化压力

人口老龄化这种趋势在人口年龄结构的转变中是可以清晰地反映出来,尤其是反映在老年人份额的增加,以及总人口中就业人数的下降。由于科技进步带来的生活水平提升、环境改善、社会福利保障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欧洲死亡率与出生率均保持低水平状态。引入移民可以增加劳动力市场补给,缓解劳动力市场结构失衡。移民人口的到来,缓解了当地劳动力市场供不应求的矛盾,为当地经济发展补充劳动力,缓解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危机,同时刺激产生衣、食、住、行、娱乐、医疗、教育等方面的需求,增加就业岗位,降低本国失业率,进一步刺激经济发展。

3.中长期内,欧洲移民数量增长有助于提升当地政府财政收入,缓解政府负债压力促进国民经济发展

根据国际经合组织调查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0年来,OECD国家移民的累计负面影响平均值接近于零,即使负面影响存在,其累计均值也很少超过GDP的0.5%。相反,移民对移入国可以产生相当积极的经济效益,如在瑞士和卢森堡,移民为公共财政提供了大约占GDP 2%的经济效益。外来移民不仅为当地劳动力市场注入新血液,有助于改善劳动力的供给需求结构,减缓结构性失业率问题,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同时也为当地政府税收等做出相应的贡献。

欧洲移民人口的增加,特别是劳动与就业类型的移民增加,缓解了欧洲当地劳动力市场的缺口,有助于改善当地劳动力供需困境,增加财政税收。此外,这部分外来移民的注入刺激当地消费市场,增加医疗、教育、生活用品等的需求,衍生出更多就业岗位,从而进一步提高就业率,增加个人收入,进而增加财政税收,缓解政府财政压力。财政收入的增加,使得政府有机会进一步扩大支出,刺激社会需求,启动生产、投资与消费“三驾马车”,调整经济结构,推动本地经济发展。

《欧洲移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指出:欧盟应在不同层面制定出相应政策,应对“后难民危机时代”的新情况和新问题。

应对“后难民危机时代”的新情况和新问题,欧盟必须在不同层面制定出相应的政策,并针对具体情况对症下药,这样才能有效缓解难民危机或其所带来的长期和深层的影响。

1.政治层面:消除战争根源,加强国际合作

从长远来看,要彻底解决难民危机需要集中力量解决难民问题的根源。欧洲难民主要来源于中东和北非,他们宁愿冒生命危险以各种方式进入欧洲,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战乱与贫穷。欧盟以及其成员国应该通过外交和其他手段参与平息叙利亚战争与北非动乱,打击伊斯兰国等恐怖主义势力,恢复中东与非洲地区的政治稳定。

2.经济层面:加强经济援助,帮助难民回国重建家园

到目前来看,欧盟和其成员国在边境管控、难民甄选和难民安置等方面资金投入巨大但效果却不理想。为应对当前和未来潜在的难民危机,欧盟和其成员国,包括德国和法国等,都开始重视对非洲的经济援助,希望能帮助这些国家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让人民重拾对本国经济发展和未来生活的信心,从而留在国内,而不是参与到国际难民的潮流中。

3.文化层面:促进文化融合,包容互助发展

难民危机的产生必然带来不同文化价值观之间的碰撞和冲突,引起欧洲各国对于文化交流与融合的思考。到今天很多欧洲国家已成为移民国家,外国出生人口,包括穆斯林人口,在总人口中都占有显著的比例。移民和难民在欧洲的融合需要欧洲民众的包容心和对伊斯兰教的客观认识,理性看待难民问题,而不是因为对少数极端主义者的排斥反感而否定整个难民群体。同时,难民群体应该尽快地增加知识技能的储备,改善其经济政治地位,尽快融入主流社会。

4.社会层面:吸引高素质移民,促进社会融入

人口流动是全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欧洲各国普遍的老龄化问题需要从国外吸收劳动力,特别是年轻、有技术、有投资的高等素质移民。年轻移民可以充分发挥劳动人口的潜力,形成长期增长动力;技术移民的到来带来知识以及工作经验等一系列有效技能,加速经济转型升级;投资移民为经济增长吸纳外来资本带动或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有助于刺激经济扩张。在“后难民危机”时代,欧盟及其成员国需要重塑人口有序流动的移民和难民管理体系。

(责任编辑:杜万岐)